美国艾滋病基金会:HIV储存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kcer 提交于 周五, 05/12/2017 - 11:07
内容

人们常常问,我们到底何时才能治愈HIV?!说实话,目前没有人知道答案。不如我们来看看2016年世界HIV治疗峰会上,来自美国艾滋病研究基金会(amfAR)的几名科学大咖是怎么说的吧!

艾滋病(HIV)

是什么阻挡抗病毒药物彻底治愈HIV?获得病毒学抑制的感染者停止治疗后为何容易出现病毒学反弹?

答案就是,HIV储存库!

这是一组隐藏HIV的CD4细胞,在患者全身各处都有,尤其在肠道、脾脏和淋巴结。这些感染了HIV的CD4细胞又被称为潜伏的细胞。因为这些CD4细胞没有活跃于复制出更多的病毒,因此人体没能识别出其实它们是感染的细胞,也就没有被免疫系统摧毁。相反,他们默默地、静静地长期存在体内,并一直忍耐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治疗。当一名感染者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时,一部分潜伏在CD4细胞的病毒就开始复制更多病毒,导致病毒载量增加或“病毒反弹”。


HIV储存库在哪里?


2016年12月,amfAR HIV治疗峰会上,有学者表示在持续接受ART治疗的HIV感染者身上找到了病毒潜伏之处。他们选择把淋巴结、脾脏和肠道内壁这些含有更多HIV感染的CD4细胞组织作为研究对象。该学者认为“这是迄今为止第一批在携带者身上识别出HIV表达的细胞组织数据”。

淋巴结内的HIV储存库主要来源于辅助性滤泡T细胞(TFH),TFH受免疫系统保护因而没有被摧毁杀灭。TFH的所在地简直就是一个“避难所”!

还有一群特殊的记忆性淋巴细胞(TRM),主要存在于组织中,是另一种可隐藏HIV的细胞,主要存在于肠道,不需要血液循环。这些细胞有一套生物学机制来支持潜伏的HIV感染并且让感染的细胞存留在组织中。


艾滋病(HIV)


上图是一名未治疗的HIV感染者的淋巴结样本。染色之处是病毒。位于右上角有一个蓝色的CD4细胞被白色病毒包围,这表明该细胞正在活跃于复制病毒。而下方白色格子状的粒子表示病毒在CD4细胞外)

补充资料
2016年IDWeek国际大会上,研究人员指出,一项111名获得病毒学抑制至少5年的HIV感染者的研究估计,HIV储存库的半衰期平均是144个月(12年),下面是不同类型患者的
HIV储存库的半衰期平均时间

已移除图像。




因为感染HIV的细胞无法被抗病毒药物杀灭,所以病毒长期潜伏在人体内。如果一个人已经接受抗病毒治疗很多年并且病毒载量已检测不到,那么是不是表示潜伏HIV的CD4细胞最终死去了?


非常不幸的是,潜伏的HIV感染细胞能够活很久,有研究表示能够活70-75年。潜伏期的病毒细胞可长期存在人体全身各个组织内。有一个学说表示,潜伏的病毒细胞可永远存在体内,直到你攻击它。


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形成HIV病毒储存库?检测发现感染后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治疗,这样的感染者其病毒储存库是否更大?或者说治疗药物更难对抗他们的病毒储存库吗?

人体感染HIV后不久,很快就会形成病毒储存库,通常在感染后的15-28天内形成。2-4周内,储存库的病毒载量就上升到原来的100-1000倍,所以很多症状都发生在关键的两周窗口期。

在诊断后马上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虽然这对一些人来说有些难度,但那却是一个分秒必争的时期。一个感染者越早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其体内病毒储存库里潜伏的感染HIV的CD4细胞就越少。在那个时间段之后,你越早开始治疗,就越容易保护免疫系统功能。

越晚治疗的感染者,其HIV病毒储存库越庞大。此外,HIV治疗策略其实是利用人体的免疫系统,从而目标明确地消灭HIV感染的细胞,如果一个人很晚才开始治疗,免疫系统功能受破坏,治疗药物的疗效也会降低。


男性的病毒储存库跟女性的有何区别?在治疗方面有何不同?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在同样接受ART治疗的情况下,无论CD4细胞计数水平是多少,女性体内的病毒载量似乎都要比男性低。女性的性激素,例如雌激素,似乎能够抑制HIV病毒重新激活(即抑制潜伏的感染细胞复制病毒),从而使病毒隐藏在体内。

如果在治疗方面存在性别差异,那么研究者将有目的地进行各种研究来解决问题。

艾滋病(HIV)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一名Hunt博士称他的团队将通过治疗中断的实验来研究TFM和TRM细胞中潜伏的HIV。他们想知道在停止ART治疗后,HIV储存库的病载量是否可以预测停药后出现病毒反弹的时间。

此外,研究团队还会评估在这些细胞上运用“激活并杀死”策略的效果。

另一个研究小组正在研究如何在组织中识别潜伏的HIV感染细胞。目前研究人员可以找到三种特殊蛋白质,这些蛋白质偶尔(但不总是)表达出潜伏期的感染细胞。研究小组正在研究如何通过多维度地使用CD4细胞表面的38种不同标记物,精确识别是否为潜伏期的感染HIV细胞。

“如果我们可以识别出潜伏的感染HIV细胞,这可能让我们可以从生物学角度深入了解HIV储存库。”亨特说,“我们也可以使用这些信息来追踪找到这些受感染的细胞而不用像现在这样做活检了,这将是崭新的突破。”